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資訊>黨刊好文>黨員文摘> 詳細內容

文化|胸中有丘壑

文章來源:《年輕人》 作者:閆 晗 發布時間:2019-10-21 16:46:00 字體:

《紅樓夢》里賈母派給擅長繪畫的惜春一個大工程——把大觀園畫下來。惜春犯了難,完全沒有思路,說要跟詩社告假一年來畫大觀園。薛寶釵理解她的難處,評價說:“藕丫頭雖會畫,不過是幾筆寫意;如今畫這園子,非離了肚子里頭有些丘壑的,如何成畫?”

內行和外行的人看待事物的方式不同。外行如劉姥姥,只會贊美別人能干:“姑娘這么漂亮,又會畫畫兒,怕不是神仙托生的吧?”內行如薛寶釵,懂畫理,明白這其中的不易——從實物變到紙上,不能照樣兒往紙上一畫,要看遠近,分主賓,懂得增添藏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薛寶釵評價惜春畫畫的道理在寫作上也相通。據說很多貼上“有才華”“擅長寫作”“才子”“才女”標簽的人,不過是會“幾筆寫意”,肚子里并沒有丘壑。很多學生自覺很會作文,常常只是堆砌辭藻,沒有真實的生活體驗去支撐。

許多名篇并不是文筆有多好,而是緣自蘊含其中的人生感懷。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感人至深,背后是他真實的人生和情感體驗。1925年,朱自清28歲,是清華大學的講師,同時也是五個孩子的父親。之前由于父親的過錯,讓家里陷入經濟困窘,朱自清與父親失和多年。有一次,父親來信說:“我身體平安,唯膀子疼痛厲害,舉箸提筆,諸多不便,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。”朱自清百感交集,回憶起八年前父親為上大學的自己買橘子的背影:“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,穿著黑布大馬褂,深青布棉袍,蹣跚地走到鐵道邊,慢慢探身下去……”八年的時光,朱自清終于與父親和解,才有勇氣寫下這篇文字,而字里行間的復雜情感也讓讀者為之動容。

孟郊的《游子吟》讀來朗朗上口,通俗易懂。然而,寫這首詩的時候,孟郊已經50歲,他的母親年齡也很大了。孟郊家境貧寒,由母親一手拉扯大,卻命運多舛,直到四十幾歲才考中進士,后來做了小官,生活條件略有改善。回想起母親養育他的情形,最難忘的是給他縫衣服的畫面,無論何時回想起來,既溫暖又酸楚。這是從媽媽做的許許多多事情中提煉出的最有代表性的一件——“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”,簡簡單單幾行詩句,樸素平實,背后卻飽蘸情感,像是一個含淚的微笑。千百年來,寫母愛的文章很多,恐怕少有能夠超越這首唐詩的。

寫作需要有經歷有思考,讓那些情感在時間里在心中慢慢發酵。魯迅說過:“帶露折花,色香自然好得多,但是我不能夠。便是現在心目中的離奇和荒雜,我也還不能使它即刻幻化,轉成離奇和荒雜的文章。或者,他日仰看流星時,會在我的眼前一閃爍罷。于我,一閃爍,就是所謂的靈感。”蘇軾寫悼念亡妻的《江城子》,是王弗去世十年之后,想想生死兩茫茫的時間之河,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,突然奔涌而至。事務冗雜,日子總要向前,對于亡故的人,并不會時時刻刻掛在口頭心頭,可有一個瞬間的懷念卻擊中人心。“小軒窗,正梳妝”的畫面是生活里常見的,卻只能發生在夢中,有種肝腸寸斷之感。這首詞好,并不是那些句子有多美,而是其中包含的濃烈情感觸動了我們。蘇軾書寫的是自己的人生,打動我們的也是那份強烈的真摯。

沒有相應的經歷和生活體驗,只是抄來一些文字,就像穿著不合身的衣服,與年齡身材并不相稱。曾經看到某個當紅作者寫一些植物的文章,心里頗為詫異:這樣一個年輕的姑娘,如何文字飽經滄桑、細膩敏銳?后來有人發現她的好多句子都來自另一個閱歷豐富的作者的微博。果然。那些有質感的文字,需要時間的浸潤、生活的打磨才能寫出來。胸中的丘壑是模仿不來的。

(摘自七一客戶端/《年輕人》)

万人德州扑克官网

責任編輯:李海燕

聲明: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。聯系電話:023-63856943

【打印文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