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資訊>黨刊好文>黨員文摘> 詳細內容

文化|網紅審美,局限了我們看世界的眼光

文章來源:時代郵刊 作者:?佳 琪 發布時間:2019-10-21 16:46:40 字體:

我有個朋友特別喜歡網紅店,隔三岔五在朋友圈曬“九宮格”。剛開始,一切都是那么新鮮美好:店鋪布置精美,推門進來是一串串風鈴,她獨自坐在長長的桌子前,風鈴“叮咚”作響,她聽著聲音,吃著大理石碟子上的抹茶蛋糕卷,有一種過上高品質生活的滿足感。于是“咔擦”一聲,她把這個畫面記錄下來。

翻看她的朋友圈,看多了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雷同的幾何圖案抽象畫,火烈鳥、龜背竹、霓虹燈、粉墻。有一個網友說:“我曾經也這樣,但現在不再拍這種網紅照了。因為我想看看網紅以外的世界。”

去年,上海有一個藝術展《棉花糖與白日夢》,但展廳沒有令人仰慕的傳統藝術,也沒有腦洞大開的現代作品,只有粉紅電話亭,巨型棒棒糖,大懶包,秋千屋。這種冒著粉紅泡泡的藝術展覽,叫“網紅展”,從咖啡館,轉場到美術館,再到藝術空間。那么,網紅展到底在展什么?“哇,好好看!幫我拍個照,感覺到達了審美巔峰,再發個朋友圈求贊”,這幾乎是所有網紅展的目的。

我們不拒絕網紅美,但要警惕這股風潮愈演愈烈時,人們不再欣賞真正的藝術作品,不再瞻仰大師名作。狂歡的背后是越來越多人都在以同一種眼光看世界,畫地為牢,很容易養成一種對美狹隘的偏見。這又何嘗不是一種“美盲”的體現?當我們失去對美的判斷力,失去對美的想象力,最后會變成一只只會欣賞“網紅風格”的井底之蛙。

前段時間,人們開始熱衷修復20世紀90年代港星的美顏,他們的模樣修復后,確實面容清晰,蘋果肌飽滿,線條感也更豐富。但仔細看便會發現,修復后的他們變得不一樣了,抹去各自身上獨特的氣質,他們只是一個稍微出眾一點的網紅罷了。

曾有一位粉絲將舒淇的照片重度磨皮,打上柔光,黃皮膚瞬間變成白皮膚,粉絲為此沾沾自喜,卻被舒淇直接點名:“你怎么不去粉一個白人呢?”袁詠儀的素顏照也被粉絲十級磨皮嫩膚,削尖下巴,被她看到后,回復了一個“嘔吐”的表情。

從什么時候起,我們對人的審美被“網紅臉”侵占了?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美有了標準答案:不能有雀斑,不能有皺紋,不能長痘痘。我們以為只要擁有大眼睛,翹鼻頭,瓜子臉,白到發光的肌膚,就是美的。

知乎上有一個問題:漂亮的人越來越多,什么樣的美能夠不隨著閾值的提高而失色呢?被贊最多的答案是:“生命力,永遠的生命力。”

我們在追求美的同時,忽略了氣質才是一個人真正長存于世的美。沒有生命力的美,就像是一朵被打了防腐劑的花,沒有靈魂。那外表的美不可以追求嗎?當然可以追求。但如果人生追求的只剩下外表,那何其可悲。即使我們用美顏相機把臉上的皺紋、斑點去掉,即使美容針能把我們的臉頰變得更加飽滿光潔,那也不過是一種自我欺騙。如果只能接受好的一面,拒絕歲月帶來的“不完美”,這樣的美,很淺薄。

王爾德說:“只有膚淺的人,才會以貌取人。”真正的美從來都不顯而易見,也不難以察覺,如果只看到外表的美,未能覺察到美的深處,終究淺薄。

(摘自七一客戶端/《時代郵刊》)

万人德州扑克官网

責任編輯:李海燕

聲明: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。聯系電話:023-63856943

【打印文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