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 詳細內容

講紅色故事 講革命精神|吳玉章 相濡以沫顯真情

文章來源:重慶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12-09 08:39:38 字體:

 

吳玉章(右)與游丙蓮合照。(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供圖)

上世紀50年代末,上海越劇院到中國人民大學演出《梁山伯與祝英臺》。演出當天,學校特意請80歲的老校長吳玉章觀看演出。演到“哭墳”一場時,工作人員發現前排正中一直笑容可掬的老校長表情變了,只見他微微低下頭,眼睛閃出淚花,進而泣不成聲。

“吳玉章之所以哭,主要因為他觸景生情,想起了去世多年的妻子游丙蓮。”近日,市委黨史研究室征研一處處長簡奕指著電腦上的一張吳玉章的照片,對重慶日報記者講起了吳玉章與妻子游丙蓮之間的故事。

分居44年不離不棄

“1896年,18歲的吳玉章按照家人安排,與出生于普通農家的游丙蓮結為夫妻。”簡奕介紹,雖然游丙蓮裹過腳,幾乎也不識字,但婚后兩人卻互敬互愛,先后育有一女一子。

好景不長,為謀求強國之策,吳玉章于1903年東渡日本。自此,吳玉章開始了與妻子游丙蓮44年的分居生涯。

在這44年的時間里,吳玉章雖然和妻子游丙蓮有過短暫的相聚,但大部分時間,兩人都是分居兩地。“即使如此,吳玉章身邊始終未有別人。”簡奕說,當他人問及婚姻狀況時,吳玉章總說自己的婚姻非常幸福。“在吳玉章看來,他的婚姻幸福并不是世人普遍羨慕的‘富貴雙雙到白頭’,而在于他和游丙蓮尚健在,待到革命成功,便可家人團聚。”簡奕說。

“可惜的是,吳玉章最終卻沒能等到與游丙蓮團聚的那一天。”簡奕說,1946年,游丙蓮突患重病,家中趕緊托人傳書給在重慶工作的吳玉章,希望他回家一探。“但受限于當時的局勢,吳玉章只能一邊命兒子回鄉侍母,等待轉機,但這一等,卻等來了游丙蓮去世的噩耗。”簡奕說。

吳玉章忠貞不渝的三個原因

“如今,在四川榮縣的吳玉章故居內,依然掛著兩張游丙蓮的照片,一張是全家福,另一張則是她和吳玉章的合照。”簡奕說。

記者發現,這兩張照片中,吳玉章均身著西裝,顯得神采奕奕。游丙蓮在第一張全家福照片中還表現出較好的精神狀態,但第二張合照中,游丙蓮卻微微佝僂,顯得較為滄桑。

“這兩張照片分別拍攝于1911年和1920年。”簡奕說,游丙蓮的變化則記錄著她對這個家庭的付出。

“游丙蓮的默默付出也打動了吳玉章。”簡奕說,在分居的那些年里,吳玉章雖顛沛流離,但從未起過再娶之意,而是把游丙蓮作為自己婚姻的最后歸宿。

“吳玉章對游丙蓮的敬重還體現在文學作品之中。”簡奕說,例如在《六十自述》一文中,吳玉章就談及了自己把游丙蓮作為婚姻最后歸宿的原因。

“首先是出于對游丙蓮的感激。”簡奕說,在這篇文章中,吳玉章寫道:“因為我既從事革命,不能顧及家庭。我有一兒一女,家里又窮,全仗她為我教養兒女。我在日本留學時,家曾斷炊數日,終賴她勤儉得以使兒女長成。古人說‘貧賤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’,何忍負之?!”

“其次則是由于吳玉章本人自然養成的婚姻道德觀念。”簡奕說,吳玉章在文中指出:“鄉里貧賤之人一到都市,或稍有地位,則狂嫖爛賭,拋棄妻子,另納新人,往往使可憐的原配孤苦伶仃或飲恨而死,為世詬病。我為挽救此種惡風氣,以免青年人受到家庭的阻礙而不讓其遠行,故以身作則,以塞頑固者之藉口。到了我相信共產主義,并聽到以共妻來誣蔑共產黨以后,我更以共產黨的道德,堅強我的操守,以打破敵人無稽的讕言。”

“最重要的則是吳玉章希望通過這段婚姻,來打破人壓迫人的制度。”簡奕告訴記者,吳玉章說:“真正要以共產主義打破人壓迫人的制度,除了消滅財產私有而外,還有男子壓迫女子、欺負女子的問題。這是一個道德問題,這是數千年習慣的問題,不是空言解放女子、男女平等就可以轉移風氣,必須有一種堅忍不變、人所難能的毅力以移風易俗才會有效。”

“在這三種因素的影響下,吳玉章自然對游丙蓮充滿了敬意。”簡奕說。

良好家風傳后人

今年3月1日,在央視中文國際頻道播出的《謝謝了,我的家》欄目中,吳玉章的長孫女吳本立走上前臺,用充滿感情的嗓音,朗誦了爺爺吳玉章寫給奶奶游丙蓮的悼文——《哭吾妻游丙蓮》,言語之間飽含深情,讓在場觀眾潸然淚下。

“通過這篇文章,我們無疑可以感受到吳玉章與游丙蓮之間深厚的情誼。”簡奕說,但吳玉章1946年首度得知游丙蓮去世的消息后,只是愣了一下,又像日常一樣投身于工作之中。

為何吳玉章會是這樣的表現?“這要和當時的大形勢有關。”簡奕說,游丙蓮去世時,恰逢國共合作破裂,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吳玉章一方面要安排撤退,一方面要堅持工作,故只能把兒女情長放在心中,鎮定自若地展開工作。

“但當夜深人靜之時,吳玉章的哀思就噴薄而出。”簡奕說,吳玉章揮筆寫下《哭吾妻游丙蓮》一文,就是為了寄托他對愛妻的哀思。

在這篇文章中,吳玉章不僅用“不幸噩耗傳來,你竟舍我而長逝,能不痛心”語句來表達自己的悲傷,還通過“我只有以不屈不撓、再接再厲之精神,團結我千百萬優秀的革命兒女,建成一個獨立、自由、民主、統一和繁榮的新中國”語句表達自己堅持革命的崇高理想。

“吳玉章是這么寫的也是這么做的。”簡奕說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吳玉章曾先后出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、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主任等職位,并通過制定實施《漢字簡化方案》《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》和《漢語拼音方案》等方案,為我國文字改革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“吳玉章和游丙蓮相濡以沫的愛情背后,我們更該學習的是吳玉章對家風的重視。”簡奕說,吳玉章雖身居高位,但從未忘記對子女的教育。在他寫給親人的書信中,都再三強調了勤儉持家的重要性,并形成了“事事莫存虛體面,行行當立好規模”的良好家風。

“家風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,建設良好家風是黨的優良傳統。吳玉章和妻子游丙蓮之間的感人愛情,以及吳玉章對家風的重視,為我們廣大黨員干部樹立了很好的榜樣。”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館員王浩說,我們每個黨員干部都應向以吳玉章為代表的老一代革命家學習,通過建設良好的家風,涵養家庭美德,進而做到修身律己、廉潔齊家。

責任編輯:全麗

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

【打印文章】
万人德州扑克官网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幸运赛车 奖金对照表 五分彩怎么买容易中 2018英超最新积分榜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网络赚钱排行榜 西甲排名 星悦内蒙麻将下载 2019pk10 什么是炒股 多乐彩规则 2019年英超联赛赛程 广东麻将推倒胡实战讲解 白小姐精准一波中特 全民福州麻将下载 pk10历史开奖